記者,你為何還不站出來?

39e8be6

文/邱詩程

會開始動筆寫這篇文章,是因為太多太多的想法,一直不斷浮現在腦海裡。

當記者,除了是機會,也是相信從事新聞工作,能讓自己親眼見到更多不一樣的課題,也能讓自己深入了解某一件事。的確,在工作約一年後,自己是看了很多不同觀點,也開始從不一樣的角度去思考某一件事。

但,有件事,不管是從哪個角度思考,卻始終想不通。

178歲,開始慢慢接觸國內事實,除了18歲那一年的308政治海嘯,就讓我印象深刻的新聞,莫過於趙明福從反貪會大廈墜下的新聞。因為好多原因,不管是哪個源流的媒體,在這起命案發生後,都不斷放大來寫。自己也在那幾天不斷的追踪這新聞。

在那時候,我腦海只浮現了一個問號,就是為何一個活人進入一個執法機構後,會變成一具冷冰冰的遺體,讓家人哭斷腸?

這問號,一直留到我進入大學。

有人說,大學是讓自己增長見聞,這一點我深深認同。因為參與學生運動,有機會接觸以人權為主要議題的非政府組織,並了解不同面向的議題,從性別到移工、再到選舉改革,也有機會參與人生第一次街頭集會。我想,這些經驗都難以忘記,自己也認識了社會正義。

image在參與學運或社運的過程,目睹了城市開拓者在面對發展商與當權者攜手下摧毀他們的家園時而面露的悲憤與傷心,親眼看見了許多人在冒著被催淚彈攻擊的危險下依然走上街頭爭取公平與乾淨的選舉制度,也見證了上了年紀的老人為了自己的家園免於公害的摧殘而拉起布條,要求當權者正視他們的心聲……

這一切一切看似只發生在國外的抗爭,都發生在大馬的每一個角落,而這些抗爭者,為了爭取社會正義,寧願冒著隨時被捕、被打、被親友遠離的風險,也要站出來,以拒絕當權者任意踐踏人權與民聲。

回想起來,自己除了佩服他們的勇氣和精神,也為他們犧牲小我為國為家園的舉動而感動。

在還沒當記者前,很衝動,有點情緒化,總想奮不顧身跑上街頭示威。

當了記者,慢慢收起了那種脾氣,想嘗試用筆來批判當權者,挑起一些需要被大眾關心的議題,讓社會知道這國家不斷發生一些令人憤怒的事。

但令自己哭笑不得的是,剛入行就被人稱為憤青,甚至是有同行如此的告訴我:“不要把記者想像成那麼理想,這行業並不是你想像中那麼理想。”

我可以接受別人稱我是憤青。但,這一段話,我完全不能認同,至今也無法忘記。

新聞工作者長期走在前頭採訪,自然知道這國家發生什麼事,但似乎卻無動於衷。在許多社會不公的議題,並不多同行願意站出來;而那些願意站出來的新聞工作者,也似乎被看為異類

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造就這情況,但離奇死在扣留所的冤魂、居民的家園被發展商搶奪了、貪婪者大肆破壞環境生態、當權者偷走我們的選票、糟糕的教育制度毀了孩子的未來甚至是與新聞工作者最貼近的新聞自由不斷被惡法鉗制等,這些都不足以讓記者站出來發聲嗎?

Pastor-Martin-Niemoller著名的德國神學家,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曾寫過一篇名《起初他們》的文章,不就是在提醒著每一個公民都應為社會不公而發聲嗎?

還是不站出來,是因為這些社會不公都與自己沒有關係?房價高漲,自己就勤力點賺錢供屋?又或是當今大馬的Susan Loone被警方援引煽動法令逮捕也與自己無關,只要自己不寫類似敏感的課題就行?還是自己能通過面子書大罵國陣與民聯的不好,發洩當下的情緒就行了?

或許,我們可以想想,不站出來,是否有其他方法扭轉這窘境?又或者是至少能停止讓腐敗的政權進一步侵蝕原屬於我們的自由與空間?

有人說,記者在採訪報導應保持客觀,我的確認同。但卸下記者的身份後,我們仍這國土的公民,這國家發生大大小小不幸的事,都與我們有關。

當面對社會不公不義的事,其他公民都站出來了,那為何記者應該退縮?為何記者不站出來發聲呢?

作者簡介:理科大學畢業,成長在一個大是大非的時代,想用文字描寫出這時代的一點一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